璃瓔

大家好,我是璃瓔~
這裡主要是發翻唱視頻和發live repo.,間中會發手癢寫的小短文
謝謝關注和點喜歡的各位 (*^ω^*)

PS. 長期招mixer中~

◇ LOFTER和Instagram(id: riou74)比較常用,要聯絡請到這兩處。

©璃瓔
Powered by LOFTER

【宮山】留堂老師


- CP: 山田君與7位魔女 - 宮村虎之介×山田龍 
- 架空有,沒有魔女,宮山年齡差為10歲 
- 設定會解釋一些正文沒標明的細節,若想先了解清楚可以先看這裡 
 如果不想被劇透,請看完文再看吧www
 
BGM: うらたぬき×あほの坂田 - イノコリ先生 (留堂老師) 
nico)(B站)(YouTube) 
 
 
 
「大家安靜,今天有重要的事情宣佈。」 
一個中年男人推開教室的門,嚴肅地說出這句話。 
 
這時跟在他身後的銀髮男子走進來接話:「大家好,我是宮村虎之介,是教化學的實習老師,接下來一年將會接替田中老師成為大家的班主任,大家請多多指教喔!」 
 
「好吧,大家先來個自我介紹讓我們互相認識吧!」 
雖說是實習老師,可是卻沒有攞出老師的架子,十分親切,即使田中沒走時也是如此。 
 
事實上,宮村在進教室時看到那個一頭藍髮酷似山田的學生便已經慌亂了,很努力才能壓下心中的驚訝,維持表面的平靜。 
 
「下一位,……山田君。」 
然而,看到學生名冊的那一刻,他才知道這個人真的是那個山田君,那個自己一直想念卻被自己狼狽地逃開的山田君…… 
 
被叫到自己的名字的山田不但沒有尷尬,反而目不斜視的凝視著宮村作出自我介紹:「山田龍,16歲,最喜歡和最討厭的都是虎。」 
 
雖說山田沒表現出他們認識的意思,可是自我介紹中卻帶著即使其他人不懂,宮村也不會不知道的強烈暗示…… 
 
『宮村葛格,原來你是虎啊!這樣我們都是動物了!不過還是我的龍更厲害! 可惜白石的名字不是動物啊,不然我們三人都是動物啦…』 
 
『笨蛋,女孩子怎麼會用這些名字啊!再說龍是神獸不是動物啦!』 
 
『宮…虎葛格才是笨蛋!龍絕對比虎聰明的!』 
 
「…師…老師…老師!」 
學生急切的叫喚聲才讓宮村從回憶中回過神來,注意到自己失態的宮村說了聲抱歉便把感情收藏好,繼續維持著表面的平靜。 
 
 
「好了,今天就先這樣,明天也要多多指教喔!大家要喜歡老師喔,不然我就不能當正式教師啦~」 
 
「是—!」全班的學生都零零碎碎的回應了宮村,只有山田始終一言不發的凝視著宮村。 
 
※ 
 
這一整天,宮村都因為重遇山田而處於呆滯。雖然手上的動作和臉部表場無懈可擊,可是反應還是有點慢。 
 
「…さん…宮村さん…宮村さん你聽到嗎?」 
受學生所托來幫忙叫喚宮村的年輕女老師走到宮村的座位旁邊叫喚宮村,怎料宮村毫無反應,只好輕輕拍了拍宮村的肩膀以喚起他的注意。 
 
「抱歉,我在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了。請問有什麼事嗎?」 
感受到肩膀上的輕拍,宮村立刻回過神來,向前來告知的女老師回了個附有微笑的抱歉再詢問事情。 
 
「有學生外找呢,在門外等著喔!」 
 
「好的,麻煩你了。」說著,宮村悄悄恢復精神的走出了教員室,卻想不到門外等著的是這天一直纏繞著他腦內思緒的山田。 
 
「宮村…老師,我有話對你說,到別處說話吧。」 
即使面對著已經成為了老師的宮村,山田仍然帶堅定的眼神直視宮村。雖然是問句,可是語氣十分平淡而且不帶尊重,就像從前一樣,毫不在意輩份。 
 
宮村看到山田的瞬間已經想逃跑了,聽到山田的話更加深了他的想法。可是礙於身份,他也只能露出虛假的笑容,客套地拒絕山田:「抱歉,山田君,老師剛來,還有很多事要處理,現在也只是勉強抽了點時間出來,所以恐怕不行。如果你在學業上有問題我可以幫你找別的老師。如果是班務問題我們明天在早上的班務時間討論吧。」 
 
山田也早料到宮村不會這麼容易便答應的,所以也沒有很失望。只是,當他聽到宮村裝作不認識自己的時候,他真的生氣了。 
「老師不是很偉大的嗎?不像從前一樣教我完成未完成的功課嗎?」 
 
宮村聽到這句話後,從前相處的片段像走馬燈一樣閃過,從前他教山田做功課的每一幕都在他腦海中浮現出來。那些曾經被自己刻意遺忘卻又忘不了的記憶,在山田面前,再次深深地烙印在腦海。 
 
「我……」 
此刻的宮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山田,就這樣在教員室旁和山田僵持著。剛好有路過的老師看到一面困窘的宮,叫了他下才得以從這尷尬的情況中解脫。 
 
可是,即使逃了這一次,卻還是避不了山田密集的攻勢。 
 
每天只要有空閒的時間,山田都會去教員室找宮村。不管是小休,午飯時間還是放學,山田都會在教員室門外守著宮村。 
還好山田只是在教員室外等面對這麼猛烈的攻勢,宮村只能每天一下課便趕回教員室,不然就到別處躲起來,直至休息時間的結束,避免被山田在教員室門外把他攔下來。 
 
長久下來,老師們都發現了宮村單方面被山田追趕著而宮村本人並不怎麼願意。 
 
然而,在一個月後的這一天,山田卻突然在走廊上攔著他,打破了一直以來你追我跑的局面。 
 
「本來我也不想在走廊上說的,可是你似乎不想在教員室談,所以我只好在這裡攔下你了。」 
山田一面平靜地把正從課室逃回教員室的宮村的退路擋著。看到宮村吃驚的表情,山田只是挑了挑眉,帶著屬於他的那份驕傲,對著宮村像是挑釁的笑道:「你該不會以為我不會在教員室以外的地方攔下你吧。」 
 
山田突然在走廊截停了他是宮川以料之外的事。他看著山田一直都只是在教員室外等待著,真的以為山田不會在教員室以外的地方攔下自己。所以他一直比較放心,怎料這種認知讓宮村陷入現在的困窘。 
 
「……山田君,老師比較忙,所以如果不是學業上的問題,請在放學後找我吧。」宮村也不知道自己現在勉強擠出來的笑容能不能好好掛住,只想快點逃開,不用面對現實。 
 
「你以為今天我還會讓你逃走嗎?」山田絲毫也沒有退讓,直視宮村,大有不解決不離開的氣勢。 
 
被逼面對這樣的情況,宮村連本來掛在面上的笑也維持不住,只能絞盡腦汁想出離開的方法。 
 
山田看到宮村只想逃走的樣子,變得皺著眉的 
「我說,你在逃避什麼,我只不過是想說—」 
「夠了!」聽到山田想把一直被自己視而不見的事說出來,宮村顧不上自己的教師身份,忍不住對山田大吼了。 
 
此時走廊上仍然有很多學生,再加上一直以禮待人的宮村的大吼,不少人都停下手上的動作看了過來。 
 
不少學生都發現了和宮村交談的是那個不良的山田,自然認為是山田的糾纏惹火了一向溫和的宮村。 
 
因為宮村一向受學生歡迎,不少學生都糾結要否上前幫宮村解圍。而就在此刻,宮村突然跑走了,包括山田在內的所有人都反應不來。當山田回過神來追上去時,已經來不及抓捉宮村了。 
 
經過這事後,宮村每天都在不用上課的時間便像一支箭的跑走,導致校園裡的各人每天都看到宮村和山田的捉迷藏。 
 
面對宮村無止境的逃跑,山田只感到煩躁。即使當初是自己因憤怒而先離開他,可是當自己再次找他時,已經被他躲得遠遠了。甚至現在故意到他所在的學校找他,卻也不能如願的再次捉住他了。 
 
山田只能每天都和宮村追逐。可是,離宮村實習開始三個月後的這天,終於令山田崩潰了。 
 
「各位同學,大家應該知道田中老師這星期便會回來吧。之後老師便不再是你們班主任了,這段期間大家應該是喜歡我,對吧?」 
 
聽到這個消息,令山田感到晴天霹靂,連其他人對宮村說的喜歡和不舍都聽不清楚。 
他一直以為他至少還有半年的時間讓宮村和他一走面對,但是宮村不再當他的班主任,意味著沒有選修化學的他能看到宮村的機會比現在還要少。這個認知讓他的理智線斷裂,忍不住拍桌站起來。 
「為什麼你總是在避開我的?!都過了這麼多年,我也不再生氣,為什麼你還是不願見我啊?!」 
 
山田突然激動的站起來,而且還說了和之前的話題毫不相關的話,讓班上的同學都詫異地,看著山田,暗暗想著他們之間僵化的關係是否有內情。 
 
而這時的宮村也同樣的訝異,可是他一點也不想山田把他藏在心底深處的秘密揭示出來,更別說在全班同學面前。所以語氣什麼的都不管了,只能裝作不認識和嚴厲來再次逃開。 
「山田君,老師不太明白你的意思。而且,和班務或是課堂無關的,請我們下課後再討論。」 
 
「你這個懦夫!整天就只會逃避!!」 
說罷,山田激動得跑到講台前面直接面對著宮村指責他,使得宮村難以逃走。 
 
宮村被這樣的山田瞪著,他感覺自己再不,把山田帶走。他就會在班上和自己議論。所以只好請班裡的其他同學自習,然後拽著山田離開。 
 
「喂,你要帶我到哪裡?!又想逃了嗎?!」山田不滿宮村把自己帶走卻一句說也不說,只能罵他,讓他回應自己。 
 
即使山田這樣說了,宮村卻還是沒回應,沉默持續了很久,久得山田以為宮村不會回答時,宮村卻開口了:「這次即使想逃也逃不掉吧,我們在會面室說吧。」 
 
到了會面室,他們彼此都沒有說話。最終,是宮村打破了沉默:「那麼,山田君想說什麼?」 
 
聽到這句話的山田,皺了皺眉,十分不滿。 
「就連現在也用著老師對學生的說法,難道你不討厭這個和之前不同師生關係嗎?」 
 
和之前一樣,問題換來的仍是一片靜寂。宮村不想回應這個問題,可是還是不受控制地說出了心聲。 
「……討厭啊。」 
 
即使音量很少,可是在這個安靜的房間裡,山田還是聽到了,終於聽到宮村的真正想法了。 
 
「既然是這樣,為什麼你總是在逃避啊!當年白石的死根本不是你的錯,為什麼你最終還是離開了……」 
 
宮村似乎仍然不想談這件事,說的時候露出了愧疚的神情,艱澀地開口:「……都是因為我沒看好白石才讓她溺水的。」 
 
「千年以來,都有相遇離別,這個事實是不會改變的。正如白石的離開和我們的相遇。」 
 
「即使是這樣,我怕我會連你也害死了……」宮村淡淡的說著,把頭轉到別處,像是不想把自己的懦弱直接展示出來。 
 
知道宮村躲避著自己的理由,山田的態度和語氣明顯地放軟了些。 
「我已經長大了,也學會了游泳,我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回來好嗎?」 
 
即使聽到了山田的話,宮村仍然受到那次意外帶來的影響,不敢再次和自己珍視著的山田再次有交集。 
「可是,當時你是討厭我的吧…… 我不想看到你厭惡的眼神,所以我逃走了……」 
 
「為什麼你總是不明白的!那時我是自我嫌惡,所以也討厭了所有人,也包括你。」聽到宮村仍打算暫斷自己和他的羈絆的山田頓時感到生氣和委屈。他真的累了。看不到宮村的時候還比較好一些。可是當找到宮村後,山田每每都被宮村多次的無視和冷漠的語氣所傷,漸漸覺得累了。 
「……夠了,我不想再失去重要的人了。白石已經不在了,對我重要的人就只有你和家人了。現在,連你也要離我而去嗎……」 
 
此刻才聽到和了解山田的想法的宮村完全想出想像不到山田是這麼痛苦。他一直以為 
「……對不起,我回來了。」 
 
宮村抬頭,看因突然看到強烈的燈光,所以在逆光之中,看到笑得燦爛的山田就像他的救贖般說著「歡迎回來!」迎接他。 
 
 
End. 
 
 
 
 
 
------------------- 
後記: 
 
先放設定的接鍵→ 
然後對不起,我把白石弄死了orz
 
不過,終於寫完真的太好了(´▽`) 
暑假時看了一個用留堂老師做的鬼白MAD,大手太神了,我一秒愛上鬼白和留堂老師 
因為超迷留堂老師,所以想寫一篇用留堂老師作藍本的文,結果發現自己萌的CP幾乎沒一對能用這個梗啊QAQ
想了好久才找到宮山這對是可行的,就把他們架空了~ (雖然宮村有點OOC,而且我快完稿時想到東西也可以...) 
可是怠惰期又來了,不太想寫文,更何況是這篇這麼難寫的文 _(: 3 」∠)_ 
所以期間多次把這個坑放著不管,都由夏天放到冬天啦QAQ 半年了啊!!!QAQ 
最後還是本著對宮山和留堂老師的愛把它寫完了! 
 
但是,他 們 竟 然 忘 了 留 堂 啊 !!_(:3 」∠)_ 
 
文力不足,感覺略渣和OOC,能看到最後的小天使我愛你 ヾ(*´∀`*)ノ 
 
 
璃瓔 
24.02.2015

评论(5)
热度(28)